大时代彩票

217

作者:韩梓宇张欣茹小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大时代彩票 www.zxn16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周聪对这事还是觉得是恶作剧,没特别放心上,他开始着手调查是因为同事的一个随口一个玩笑。

    “周局长,沉思什么呢?难不成老婆出轨了啊?这男人被带了绿帽子,那可是一辈子都洗不掉的,永远别想抬起头!”同事无心说的,这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啊。

    周聪听了很不舒服,心想:自己都这么大年纪了,还被妻子带绿帽,这事要是传出去,岂不是晚节不保?

    于是,下午早早的周聪就去希尔顿酒店了。这酒店朱太太和他老婆包了个包厢,经常凑在这里打麻将的,从丁善来出事后,基本上她们就不来了,不过这包厢是包年的,所以还在。

    “周局长,您是来找人还是订房间?”服务员一眼就认出人来,这里的服务员眼尖,因为招待的都是大人物啊。

    “我想你帮我查点信息。”周聪说道。以他的身份,私下查点信息,服务员的面子还是会给的,除非涉及的隐私比周局长的官还要大,或者太秘书的事。

    “周局长您说?”服务员微笑的服务到。

    “你帮我查查今年六月五号,我老婆有没过来这里,都跟什么人来?”周聪问道,这条线索是人匿名给的。

    服务员查了一会儿,说道:“周局长不好意思,因为那个包厢是贵夫人包年的,钥匙还是登记都不需要经过我们这里,所以我们差不多任何信息。”

    周聪邹了眉头,想想也是,确实如此。见周局长苦皱着眉头,服务员排忧解难道:“周局长,如果你要问什么事的话可以找朱太太,因为她们每次来都是打牌的,一般不会单独来,而朱太太也基本上每次都到。”

    周聪道了谢,心想:看来只能去找朱太太问问了。但是周聪其实有点不想去,因为跟朱太太的关系已经由亲家变成仇人了,人家也不会告诉你,快四个月前的事了,也不一定想得起来。

    周聪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准备先回家,试探试探老婆看看。

    晚饭时,韩梓宇和周舞美也在,两人很恩爱,说着悄悄话。

    “你要是有妈那温柔就好了?”韩梓宇虽然损了一句。其实周舞美真是好女人啊,巨蟹座的,身材和皮肤完全无瑕,韩梓宇可爱这娇妻了。

    本来只是随口的一句话,但是,周聪却借这话插了一句,说道:

    “你妈确实好,不过,我最近老收到一些莫名其妙的消息,说你妈在外面有男人。”

    听到这句话,韩梓宇和杨舒和同时停了下来,彼此看了一眼,心里想的都是同一件事:朱虹跟周聪都说了些什么?

    “爸,妈可是绝世好女人啊,你是上辈子修的福气,你不会还信了吧?”周舞美是肯定不会相信老妈会出轨的。

    “都这把年纪了,还找男人?我自己都嫌丢脸呢。”杨舒和强力控制心中的慌乱,额头都冒了小小的汗珠,嘴上也当老公是在开玩笑,附和着。

    “对啊,肯定是谁挑拨离间,也许官内人也说不定。”韩梓宇故意把方向引向错误的地方。

    韩梓宇和丈母娘的秘密,那真是冤啊,都是朱虹给害的,韩梓宇心里恨不得把朱虹给劈了,可是,这事已经发生了,无可挽回了,能做的,就是隐藏真相,对谁都好,但是朱虹会吞下这口恶气吗?

    “呵呵,我也是这么想的,估计是官场的对手故意想为我弄点事出来!”周聪说道。

    韩梓宇再次松了口气,这真是煎熬啊,这件事卡在他的心口,即内疚,又害怕,压根就无法面对他,心想:这样下去,迟早要出问题,得想个办法,不能再这么被动下去了。

    这事,朱虹是私下做的,儿子丁削仁都不知道,但是丁削仁也在想法子复仇。他在老爸的遗物里,找着找着,赫然找出一账本。打开一看,吓了一跳,赫然是老爸行贿,贿赂,以及一些工程贪污的账本。

    这东西要是到了法院,丁善来还真得判个无期,怎么还记这种东西呢?那不是拿石头砸自己的脚吗?给自己留后患吗?虽然现在人死了,但是有了这账本,还是可以追债的啊。

    丁削仁拿出打火机,想当场给烧了。

    可是,他又翻了翻,看到了一些熟悉的名字,甚至还有周聪的名字。丁削仁的打火机吹灭了,坐在地板上思索起来,心想:爸留着这东西,是以防万一吗?

    就在这时,听见了门铃声,丁削仁急忙把东西藏好,去开门,打开门一看,竟然是周聪。

    “你妈在吗?找她点事。”周聪直截了当的问道。

    丁削仁冷冷的看了一眼,这个前岳父现在是仇人啊,刚才账本上还有他的名字呢,眼睛马上就充血了,咬着牙,握紧着拳头,刚想骂人,突然,朱虹从卧房出来了,说道:“进来吧。”

    “妈?凭什么让他进来?他认贼作父!跟我们早不是一路了。”丁削仁说得很愤怒,一个‘认贼作父’自然是含射韩梓宇做了他的女婿。

    周聪也说不话来,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自身难保,哪救得了别人,抱大腿先吧。

    周聪进来后,丁削仁就气得回了屋。朱虹虽然也讨厌他,现在表面工作还是要做,人还是要伪装一下的,何况要演戏给人家看。

    “周局长,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朱虹直接问,因为也实在没其他好聊的。

    “我也就直说吧,最近吧,我总收到陌生人的短信,说我老婆出轨,在外面偷男人,我也不信,但是还是想了解下情况,你跟她之前来往比较多,有没有可疑的男人或者你知道些什么?”周聪也不啰嗦,直接问道。

    朱虹早就猜出来这周聪来找自己是为了什么了。其实这事,她可以直接说,为什么要绕个圈子呢?其实这是心里站。你没证据,直接说这事,人家不信,而且人家也知道你对他有意见,肯定以为是挑拨,讨不到便宜。但是你来绕圈子,让周聪自己去查,他就会慢慢的去相信这个事实。

    朱虹这招棋下得是很聪明的,完全抓住了人的心里。

    “杨舒和人这么正经,怎么会出轨呢?周局长你肯定多心了。平时我们去打麻将,我都会带个小帅哥,哪怕我把我的小帅哥送给杨太太,她也不看一眼,更别说偷了。”朱虹这心里战术玩的,她要假装自己是信任杨舒和的,这样周聪才会相信自己的口供。

    “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最近心慌慌的,总觉得这事没这么简单,6月5号那天,在希尔顿酒店,你还记得不记得有没跟我老婆去打麻将?”周聪问道。

    朱虹嘴角一丝奸笑,她知道鱼儿上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