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彩票

大时代彩票 > 女神的合租神棍 >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变本加厉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变本加厉

一秒记住【大时代彩票 www.zxn16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变本加厉

    方青秀没有回应燕云的话。

    只是盯着被秦宁压着打的黑袍,眼中闪烁着浓浓的仇恨,一双拳头捏的死死的,似乎随时有可能会冲上去。

    “小方!”

    燕云按住了方青秀的肩膀,沉声道:“冷静。”

    方青秀深吸了一口气。

    脸上恢复了一贯的冷清。

    一旁的李老道瞅到这一幕后,眼珠子转了转,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此时。

    秦宁出手力道也是越来越大,每一拳下去,都好似重锤轰击一般,只那砰砰的动静声响就是让燕云听的眉心乱跳,心想这要是常人随便挨上一拳都得三天下不了床,可那黑袍却只是时不时闷哼一声,恐怕方青秀说的是真的,这恐怕真不是人。

    只是不是人?

    那又是什么?

    燕云更加的好奇。

    也就是这时,秦宁在出手时,却是直接将对面这怪物身上的黑袍给撕了下来。

    只这怪物显现出真面目后。

    燕云顿时瞪大了眼睛,其余几个警察也是倒吸一口凉气。

    但见这家伙脸上还勉强保持着人类的五官,但已经扭曲狰狞的不成样子,一双獠牙如野猪一般,挂着鲜血还有恶心的黏液,而其浑身上下却是披着一层紫黑色的鳞片,看起来坚硬无比,身上亦是有七八个五颜六色的脓包,渗出腥臭的液体。

    “这是什么?”

    燕云震惊的问道。

    方青秀咬牙切齿,眼中恨意大涨:“恶魔!”

    倒是安金同戳了戳李老道,低声道:“这是蛊怪吧?”

    老李捏着胡子点了点头,道:“肯定是了,没成想江南也有这玩意,看来鬼相门在江南要搞大动作啊。”

    “你俩说什么呢?这是什么怪物?”

    赵晴雨凑了过来,紧张兮兮的问道。

    她虽然害怕,但是有秦宁在,更多的还是好奇。

    “怎么说呢。”老李想了想,道:“就是一种特殊的毒物造就的怪物,六亲不认,而且还刀枪不入。”

    “你们知道?”燕云忙是问道。

    老李一脸风轻云淡,淡淡的说道:“前不久在云腾宰了上百只。”

    这话逼气十足。

    别说燕云等人了,就是冷清的方青秀此时也是一脸震惊。

    “别这么看着我们。”安金同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一脸的淡定,道:“不过一些不入流的蛊怪罢了,收拾起来虽然颇费手脚,但也不是什么难事。”

    赵晴雨不乐意了。

    逼都让你俩装了,老娘我怎么办?

    当个咸鱼吗?

    当下也是不要脸的说道:“哈,也就本姑娘勾勾手指就解决了。”

    老李和安金同却是嘴角抽搐。

    这个逼装的太生硬了,人家不会信的。

    和那发狂的蛊怪正斗的热火朝天的秦宁已经是眉心乱跳了,毕竟自个在前线辛辛苦苦战斗,这三混蛋在后面装逼,简直不要太过分,当下就是怒气值蹭蹭的往上涨,在出手时,双拳间却是隐隐有毫光乍现,只一拳打出,那蛊怪顿时惨叫连连,却见那挨了拳头的地方,紫黑色的鳞片寸寸龟裂。

    自打和单来雨一场生死决战。

    秦宁虽然负伤不轻,但收获也是不菲,对于斩龙一术更是得心应手。

    这门术法杀伤力十足,而且对于施术者要求十分之高,如果强行使用,对自身的危害也不小,秦宁不可能在短时间内第二次使用斩龙一术,但是利用斩龙一术的某些特性,在配合较为低级的斩煞除魔手段,却是可行的,秦宁这些时日一直在钻研此道,今儿个碰到这蛊怪,也是手痒忍不住想试试这些时日的研究成果。

    而显然的。

    效果十分不错。

    虽然比自己所预想的还要差上一截,但秦宁也知如今自己还在负伤状态,自然不会过于强求。

    砰砰砰。

    接连数拳下去。

    那蛊怪身上的紫黑色鳞片已经破碎了一大片。

    腥臭的血液不断渗出。

    蛊怪那因为发狂而猩红的双眼中却是充斥着痛苦,还有几分的恐惧。

    它在害怕。

    而这种已经失去了理智的人形怪物在害怕之后,做出的第一反应就是转身就跑。

    可是秦宁这会儿正是兴致冲冲。

    哪里肯允许这货逃跑?

    当下就是探手一抓,直接拽住了这货的脖子给扔了回来,而后按在地上又是一阵爆锤。

    “这么残暴的吗?”

    燕云打了个哆嗦,忍不住呢喃了一声。

    在想想之前秦宁不把那些杀手放在眼里,似乎也是正常的。

    有这种本事的,还在乎那些凡人?

    “妈的,装过头了,把这货给忘了!”老李眼皮子一阵乱跳,忍不住瞪了一眼安金同,责怪安金同瞎跟风,让老道我乱了阵脚,忘了捧师父一把。

    安金同顿觉无辜,也是反瞪了一眼:“要不是你这老菊花瞎装,事情会这样?”

    而这时。

    秦宁却是右手五指抓住了这蛊怪的天灵盖,眼中寒光一闪,冷声道:“太上台星,玄冥正心,天法自然,秽炁现形,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这蛊怪顿时惨叫连连。

    只瞪大了眼睛。

    身上却是冒出一道道黑气,那已经破碎不堪的鳞片开始尽数脱落,只落在地上后却是变成一只只恶心的蛊虫,没多时的功夫,蛊怪已经变成了一个中年男子,只是男子脸色惨白,双目无神,被秦宁随手丢在了一旁,而地上那密密麻麻的恶心蛊虫,他厌恶的看了一眼后,随手甩出一枚黄符,落地后便是燃烧,只没一会儿那些蛊虫便是被烧成了一片灰烬。

    “卧槽,牛逼。”

    燕云终究没忍住,看着施展这神仙手段的秦宁,爆了句粗口。

    “大事不妙啊。”

    老李摸着胡子,脸色有些阴沉不定。

    “宁哥,666!”安金同这咸鱼三孙子可顾不上别的,忙是上前就一阵恭维,道:“果然宁哥一出手,那就是手到擒来。”

    “一边去。”

    秦宁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安金同讪笑两声,忙是退下。

    “该!”李老道讽刺的看了一眼安金同,而后道:“师父,这蛊怪和咱在云腾碰到的有些不一样,恐怕对方不仅没放弃,还变本加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