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彩票

大时代彩票 > 开天录 > 第七百五十一章 连斩

第七百五十一章 连斩

一秒记住【大时代彩票 www.zxn16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青铜雕塑双手放在胸前,好似握着某件无形的物件。

    羲不白向他跪拜祈祷时,一抹火光从青铜雕塑的手中喷出,一根简陋到极点的木棒凭空出现在他双手之间。

    木棒的顶部缠着几块破烂的干燥树皮,一团人头大小的火焰熊熊燃烧。

    火不大,温度也不高,却蓦然的让军城中所有的人,无论是修为达到神明境的老祖,还是只有胎藏境的参战主力,又或者是远远躲在后方,负责操控一座座炮台的命池境将士,所有人都浑身一阵温暖。

    原本面对玄冥老祖们时,打心底里冒出来的恐惧,蓦然消失了。

    一如太古洪荒的人族行走在黑夜中,天空乌云密布,暗沉沉不见一丝光芒。四面八方空旷寂寥的原野中,传来野兽的咆哮,隐隐还能听到草丛中,毒蛇发出的‘嘶嘶’声。

    恐惧,惊惶,身体战栗,危险时刻缠绕身边。

    有贤人钻木取火,一根粗陋的木棒,几块晒干的树皮,一个简陋到极点的火把,就此成型。

    火光照亮黑夜,惊走了小心翼翼靠近的野兽,温度的变化让毒蛇毒虫也都远远避开了人群。

    一根一根火把不断点燃,火光彻底照亮了整个队伍,照亮了平原,照亮了队伍前进的方向。

    篝火升了起来,一团一团的火就这样向着四周扩散了开去。

    照亮了太古,照亮了洪荒,一路照亮了现今的,存世的人。

    一股坚定的意志从这根粗陋的火把中扩散开来,将一个坚不可摧的意念烙印在了军城中所有人的心头——‘薪火传承,绵绵不绝’!

    “杀!”羲武乐爆发出一声近乎疯狂的大吼。

    两枚雷霆凝成的印玺,一前一后落在了一名玄冥老祖的身上。就听雷霆声响,玄冥老祖身上厚厚的寒气光环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得无影无踪,加之他的十方屠灭甲已经被沧海神珠打碎,雷霆印玺结结实实的命中了他的身体。

    雷光爆裂,电浆如潮,瞬间将这尊玄冥老祖淹没在内。

    巨响声中,玄冥老祖浑身血肉瞬间化为焦炭,只剩下一具色泽蓝紫,近乎透明,散发出无量寒气的骨架悬浮在半空。

    后方,冰雕上有蓝色神光源源不断的照射过来,不断将庞大的力量注入这具布满裂痕的骨架。

    一丝丝血肉在骨架上急速生长出来,眼看着不过一个呼吸的时间,他就能彻底重现血肉。

    老铁一声长啸,他猛地转过头,张开嘴,一道刺目的七色神光喷出,命中了这尊骨架的头颅。就听一声巨响,这骨架的头颅被打得寸寸碎裂,炸成无数碎片飞溅四方。

    老铁双手紧握长枪,将穿在枪头的那尊玄冥老祖狠狠的往地上一砸。

    后方,羲不白肃然向青铜雕塑大礼参拜。

    青铜雕塑通体闪烁着淡淡的、温暖的火光,手中的火把上喷出了两团拳头大小的火光,快若闪电的飞了过来。

    一团火光落在了头颅粉碎的骨架上。

    一团火光落在了被老铁洞穿咽喉,还狠狠摔砸在地的玄冥老祖上。

    火光温柔的亮起。

    四周一切天地法则都被驱散。

    骨架和那完好无损的玄冥老祖身上,一切寒气神光全都荡然无存,他们完全变成了普通的骨架子,变成了普通的人体。

    他们的身体燃烧起来。

    巫铁他们能感受到,他们身上的火焰,只是普普通通的凡火。不是任何天地异火,更不是什么灵炎、神炎之类的高级玩意。

    这就是普通的草木之火,就是普通的柴禾之火。

    就是普通百姓灶台中用来烧饭炒菜的火焰,就是行走外在的旅人用来烧水暖身的篝火。

    这火,从太古伴随着人族,伴随着盘古遗族,一路燃烧到了今日,依旧没有熄灭。多少大能,多少神通,多少秘术,多少惊天动地的存在,他们在最初之时,也不过是从这一点绵绵不绝的最普通的火焰中得到了力量。

    这是燧人之火。

    这是人道之火。

    普通,却充满了改天换地的力量。

    两尊玄冥老祖在嘶声尖叫,在怒吼咆哮。他们在这普通、平凡的火焰中迅速的被烧成了灰烬,就连神魂都被烧得干干净净。

    跪拜在地的羲不白身体一晃,‘咚’的一声摔倒在地。

    “一如传言,这人道之火,唯有人皇才能自如掌控……我等哪怕是借助神器之力,依旧太勉强,太勉强了……只是,人皇啊!”羲不白喃喃道:“当今之世,还有可能诞生人皇么?”

    青铜雕塑掌心的那一根粗陋的木棒消失了,那一团看似普通平凡,实则威能至强的火焰也消失了。

    只有浑身法力耗尽的羲不白趴在地上,艰难的喘着粗气。

    不仅仅是羲不白,这次前来增援巫铁的,整整两千名伏羲神国的神明境高手,也都在一瞬间耗尽了所有法力,一个个都趴在地上,气喘吁吁的动弹不得。

    十八尊玄冥老祖齐齐杀来,弹指间的功夫,只剩下三尊玄冥老祖还能自如活动。

    其他人,被阴阳道人困住了九个,被五行道人镇压了三个,更有三尊玄冥老祖被直接斩杀当场,一丝神魂都没能剩下来。

    三尊还能自如活动的玄冥老祖齐声长啸,又惊又怒又是悲伤莫名。

    且不论他们是好人坏人,他们十八人当年并肩作战,情谊极深。后来他们同时被诸神惩罚,被囚禁在冰棺中,困在那暗无天日之地无数年,日夜受极端寒气侵蚀淬炼,苦苦煎熬了无数年。

    真个是尸山血海中一起厮杀出来的情谊,真正是在无边地狱中同甘共苦缔结的情谊。

    此刻三尊老兄弟就在自己面前被斩杀,三尊玄冥老祖齐声长啸,犹如受伤的野兽一样,啸声凄厉到了极致。

    ‘嘭、嘭、嘭’!

    三声巨大的爆裂声从三尊玄冥老祖体内传来,一圈寒光犹如海啸翻滚,急速的朝着四周扩散开去。

    三人同时燃烧神魂精血,将力量提升到了极致。

    天地一片蔚蓝,小半个军城都被寒气笼罩,诸般天地法则被震荡,被扭曲,被驱散,只有彻骨阴寒的冻气长留世间。

    巫铁仰天长啸:“赤阳神山的诸位……你们还不出手,更待何时?”

    一声低沉的咒骂声从远处传来:“乾枭,老子当年,真该将你闷死在水缸里!你这坑死全族的蠢货!”

    乾鹫带着一众赤阳神山的神明境高手乱杂杂的从一座大山上冒了出来,然后大片火焰冲天而起,天空瞬间被粘稠犹如岩浆的火云笼罩。

    赤阳神山位于南荒,是无尽莽荒之主。

    受到赤阳神山的影响,同时也是无尽莽荒的地理环境导致,此次参展的无尽莽荒众多神明境高手,他们当中七八成的人,修炼的都是火焰一道的功法。

    巫铁将赤阳神山的几件顶级重器拿走,但是赤阳神山根基雄厚,族中依旧还有数百件先天级的灵兵灵宝坐镇,而且其中大半都是火焰属性的宝贝。

    其他的三千大部族的长老、老祖们,他们的部族在无尽莽荒繁衍延续了无数年,族中自然也有压箱底的好家伙。

    大堆大堆的火焰属性的先天灵宝、先天灵兵在空中乱飞,混入了滚滚火云中,越发衬托得火云光焰万丈,方圆万里内的气温都在急速的升高。

    三尊玄冥老祖‘哇’的一声开始吐血,开始大口大口的吐血。

    恐怖的高温侵蚀,庞大的力量碾压下来,数千神明境高手凝聚在一起的火力惊人之极,侵入他们的五脏六腑,差点将他们的脏腑都烧熟了。

    “尔等蠢货……还不出手?”三尊玄冥老祖歇斯底里的咒骂起来:“你们还想我们死了之后,自己当家作主不成?”

    军城外,数千雪原部族的长老们呆了呆,然后他们同时嘶声尖叫,纷纷切开自己的左手腕脉,将自己的精血撒向了那些万丈冰雕。

    冰雕上,巨大的三叉戟放出夺目的神光,迅速落在了这些部族长老身上。

    这些部族长老的气息骤然拔高,普通神明境一二重天的,都迅速提升到了神明境五六重天的水准。

    而那些原本就有神明境五重天以上修为的,气息更是突飞猛进到了神明境八九重天,甚至可以和玄冥老祖们相媲美的神明境巅峰大圆满的境界。

    数千名实力飙升的部族长老同时长啸一声,他们右手挥动各色各样的法杖,一道道寒冰狂澜呼啸而出,狠狠的朝着三尊疯狂挣扎的玄冥老祖涌了过来。

    整个军城通体摇晃了一下,墨家的几位老祖蹲在军城的阵法核心枢纽中,恰到其时的启动了军城内重重叠叠的防御阵法。

    这些玄冥老祖冲杀而来的时候,这些城防大阵都没有开启。

    但是这一刻,城防大阵全盘开启,被袁麒麟带着族人迁移来的一条条超巨型灵脉,在地下发出高亢入云的龙吟声,庞大的地脉能量不断的注入军城。

    整个军城的四面城墙同时爆发出刺目的神光,一层鸡蛋壳一样厚达数里的光幢笼罩了整个城区。

    数千条寒气狂澜重重的撞击在了厚厚的光幢上。

    军城剧烈的摇晃了一下,这是数千名实力飙升的神明境高手的联手一击。

    而对抗这一击的,是袁氏迁徙来的,数万条超巨型的地下灵脉,以及李氏、墨家等门阀联手布置的巨型防御大阵。

    坐镇大阵枢纽的墨云、墨雾等老祖齐齐身体一晃,体表皮肤撕裂开来,裂痕犹如蜘蛛网,大片血水不断从裂痕中涌出。

    四周数以百万计的武国胎藏境、命池境修士齐声嘶吼,他们双手按在地面上闪烁的大阵符文中,不惜一切的将自己的法力注入其中。

    城防大阵所化的光幢被攻击的一瞬间,从数里厚骤然塌缩到了一尺多厚,眼看就要彻底崩碎。

    就在崩碎的一瞬间,数百万武国修士的法力涌入大阵,黯淡的光幢再次爆发出夺目的强光,从一尺多厚急速的膨胀,弹指间就恢复到了数里厚度。

    一层层复杂的神符、符文在光幢中不断浮现,交错交织,凝成无数日月星辰幻象,更有无数神兽神禽虚影在光幢中急速的往来穿梭。光怪陆离,瑰丽无比。

    这些天相也好,飞禽走兽的虚影也好,无不充盈着一丝丝奇异的大道道韵,将光幢的防御力提升到了一个极致。

    城外疯狂攻击的数千部族长老呆了呆,然后他们齐声怒吼:“献祭,献祭,献祭……还有,攻城!”

    那些骑着战兽、战禽坐骑的部族战士齐声呐喊,刚刚他们六大部族朝着那些中小部族的战士下手,瞬间屠杀了数十万之众,以此作为祭品献祭。

    但是此刻紧要关头,他们根本来不及对那些小部族的战士下手。

    他们拔出兵器,毫不犹豫的一刀剁掉了自己坐下坐骑的头颅,伴随着凄厉的兽吼鸟鸣声,大片热血热腾腾的冲天而起,化为一片血海朝着那些冰雕汇聚了过去。

    冰雕上巨大的三叉戟放出刺目的寒光,幽蓝色的寒光发出尖锐的破空声,犹如一根根巨大的箭矢,狠狠的撞在了城防大阵上。

    一声巨响,坐镇城中大阵枢纽的墨云、墨雾齐齐吐血,连带着几个墨家老祖连连翻滚着摔了出去。

    数百万负责为城防大阵提供法力的武国修士也是齐齐一震,七窍喷出大片血水。

    整个城防大阵被一击洞穿,十几根幽蓝色的光柱冲进了军城,朝着被浑身烧出了燎浆泡的三尊玄冥老祖冲了过去。就听一声爆鸣传来,天空翻滚的粘稠火云被暴力破开,寒光落在了三尊玄冥老祖的身上。

    还不等三尊玄冥老祖有任何反应,巫铁再次调动太初冕的力量,在巨大、复杂、充满无数变数、无数可能的时间长河中,再次捕捉到了一尊玄冥老祖留下的痕迹。

    依旧是一伸手,然后一把抓下。

    掌心雷光闪烁。

    三尊被寒光笼罩的玄冥老祖当中,一人突然嘶声怒吼,他浑身骨骼寸寸碎裂,身上血肉瞬间炸成了青烟。无数条雷光凭空从他体内喷出,将他的身躯炸成了一丝丝的灰烬。

    短短一弹指间,这尊玄冥老祖就彻底的烟消云散。

    十八尊玄冥老祖,已然被斩杀四人。

    巨大的反噬力量袭来,巫铁五脏六腑一阵剧痛,他身体晃了晃,嘴里一口血喷了出来。

    “撤!”两尊还能自如活动的玄冥老祖终于害怕了,他们狂啸一声,发出了自己的诉求。

    三叉戟喷出的寒光骤然炽烈,他们两人,还有被阴阳二气瓶拉扯的九人,一共十一尊玄冥老祖被通过献祭之后威能飙升的三叉戟神光拉出了军城。

    巫铁吐了一口带血的吐沫,咬着牙厉声喝道:“联手,将五行道人困住的那三个,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