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彩票

大时代彩票 > 南宋异闻录 > 第169章 长生未必逍遥

第169章 长生未必逍遥

一秒记住【大时代彩票 www.zxn16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69章 长生未必逍遥

    小青爬至瀑布最高处,登高远眺,极目四望。

    天苍苍,林莽莽,哪里看得到一户人家。

    杨瀚却只在山顶四顾片刻,便往山下走。

    小青又找了半天,依然没有发现,低头看看杨瀚,他正以那瀑布为中心,在林间漫步而行,东望西顾,也不知在找什么。

    小青心中焦急,便搀了白素下山,追到杨瀚身边,道:“站在这里,目光更难及远,怎么能找到人家?”

    杨瀚道:“刚才在山顶已经看过了,目光所及,也未见人家。想来纵有房舍,也被树木掩映,无法看到。在这山中若真有人家,他们起居生活于此,不管是汲水打柴、种菜行走,一定会有些不同于野兽的痕迹留下,我们便可籍此判断这附近是否有人家了。”

    杨瀚说着,继续向前搜索过去。

    小青望着他的背影一时呆住,白素看看小青,小青哼道:“这道理,我也明白。”

    白素道:“可你没有想到啊。”

    小青怒道:“你想说什么?”

    白素道:“我觉得瀚哥儿真的不错,堪为良配。在我死前,你一定要嫁了,我才安心,要不我死也放心不下。”

    小青一把搀起白素,一边追着杨瀚走去,一边气鼓鼓地道:“几百年来,都是我安排照顾你好么,说的好像我一切都难自理,你若不在了,我连活着都难似的。”

    白素慢条斯理地道:“事实正是如此。哪怕我什么都不干,我在你身边呆着,就可以。而我若不在了……”

    白素伤感地看了小青一眼,幽幽地道:“你的软弱,不在于外表,而在于你的心。这几百年来,你一直以我作为你的寄托,因为你要照顾我这个容易上当受骗、又总是不太着调的姐姐,你活着便有了牵挂、有了奔头,而我呢,我整天看些话本儿,憧憬浪漫的邂逅,大抵也是如此吧。

    如果我失去了你,我可能就会变得放浪形骸,直到有一天,我厌倦了这一切,去自行了断。如果你失去了我,你会立刻没了活着的目标,这就是我担心你的原因。“

    小青冷笑道:“胡说八道,那苏窈窈几百年孤单一人……”

    小青的声音突地戛然而止,白素道:“她有她的追求,她有她的执念,她一直想恢复她的青春美貌,这就是她活下去的动力。其实,这世间如果没有人可以长生不老,她也会安然接受生老病死的天道,可有了我们,她便有了不甘心。”

    白素说到这里,黯然叹道:“这个道理,你没想过,但你本能地明白。因为,你经历过。可惜,许宣不明白,人,真不见得是活得越长越好。”

    前边,杨瀚突然站住了,他抚摸着一棵树,仰着头看着。

    白素和小青对视了一眼,马上赶过去。

    杨瀚指着一截树干,兴奋地道:“你们看。”

    小青定睛一看,身子不由一震:“是砍过的痕迹!”

    白素道:“痕迹很新,就是最近才砍伐的。”

    杨瀚欢喜地道:“你们说是在瀑布边遇到那小道僮的,我就想,他当时才十一二岁,不可能独自一人走远路,我唯一担心的是,年代太久远了,如果那小道僮还活着,现在也八十多了,会不会还住在这里,如今看来……”

    小青激动地道:“这里人迹罕至,既然有人,应该就是那个人……或者他的同门、弟子后人。”

    杨瀚道:“只希望,那圆心草即便长成之后被他们摘去了,现在也还留着。”

    白素微笑道:“瀚哥儿不用提醒我,我是不会大喜大悲的,如果说有什么事是我能勘破的,那一定是生死之道。”

    杨瀚就怕白素只发现这么一点有人居住的痕迹就兴奋若狂,一旦真的找到那户人家,圆心草却没了,会让她大喜之后突又大悲,一喜一悲之间起落太大,以她心脉受损的状态,会登时要了她的命。

    不想白素倒是看得通透,所以杨瀚也没再多说什么,只道:“那小道僮既然住在这万山之祖的福地,应该是跟着有道之士修行,活个八九十岁,应该不难。”

    小青也怕白素多想,忙道:“是啊,都说昆仑是出神仙的所在,我和姐姐当年就是为此入山寻仙的。当年那个小道僮是修行人,说不定自有高深道行,修的长生不老之术,也是可能的。”

    小青刚说完,前边大树之后就转出一个小道僮来,肩后扛着一捆木柴,手里提着一把斧头,一脸愕然地看着他们,乌溜溜的眸子里满是惊讶与好奇的神色。

    小青吓了一跳:“小道僮?你真是修仙的啊?几……几十年都没变老?”

    ……

    此小道僮当然不是彼小道僮。

    只是时间观念对白素和小青来说,实在与常人有些不同。她们正聊着当年那个小道僮,结果就突然冒出来一个,行装打扮与当年的小道僮又一般无二,这才一时发生错觉。

    白素记人还真是了不起,这世间有些人脸盲,见过几次也记不住人,但有些人记忆力却超好,几十年前见过半面,几十年后也能一眼就认出来。

    白素显然就是这种人,她还记得当年那小道僮的名字:长生子。

    小道童一听他们说起这个名字,就放松了警惕,欢喜起来:“我还奇怪呢,自从我进了山,除了同门,再没见过旁人,你们一出现,我比见了老虎还觉得希罕。原来是我师父的故人……”

    小道童目光有神,身负好大一捆柴禾,却是步伐轻盈,浑不在意,一柄斧子提在手中,更是轻若无物,显见是个会功夫的,身手一定还相当不错。

    这也正常,住在这高山大泽之中,野兽出没之地,如果没有点功夫,根本无法在此立足。只是,山中人迹罕见,他也就依然保持着一颗赤子之心,所以很容易相信人。

    白素惊喜道:“你师父?长生子还活着?”

    小道童诧异地看了她一眼,道:“我师父当然还活着,他身体好的很呢。”

    杨瀚马上上前一步,对小道童道:“不错,我们正是你师父的故人,大概十多年前……见过你师父一面,还是你师父他老人家出手替我治好了病。也是你师父告诉我们,他隐居于此的。我和两位姑娘此番进山,是专程前来拜访老仙长的。”

    小道童欢喜道:“原来如此,那我带你们去见他。我的几位师兄出山交易食物、布匹去了,只有我和师父他老人家在。我师父说他以前也常出山的,不过近十年来就只在山中潜修,不大出门了。”

    小道童一边说,一边领着他们在林中七拐八绕的,不一时转到一处水潭边平地。那潭水边三四座木屋,错落而建,依山就势,并不规矩。

    木屋中间一道弯曲小径,后边就是一座不高的石山,石山上雕刻着三清石像,因为年代过于久远,那石像经历风吹日晒,又生了苔藓,若不是早知道这是一处道人潜修之地,杨瀚三人未必一眼就能认出这是三清的尊容。

    小道童背着柴禾快步跑过去,高声叫道:“师父,师父,有客人来了。”

    茅屋的门本来就是开着的,小道童喊过之后,其中一幢茅屋里便传出絮絮叨叨地声音:“这深山老林的,哪来的客人,逍遥啊,你别是又抓了山猫回来了,为师说过,不能养宠物,它掉毛,还咬为师的衣服……”

    随着声音,走出一个白发苍苍的老道人,一见杨瀚三人,登时呆在那里,惊讶道:“啊!真有客人,三位年轻人,你们……怎么来到这大山深处的?”

    白素道:“你就是长生子?几十年……”

    杨瀚赶紧打断她的话,上前一步,拱手道:“这位就是长生子老仙长了吧?我等三人,千里迢迢而来,有一桩事情,要寻仙长商量,可否借一步说话?”

    白素和小青都是极俊俏的姑娘,与人打交道先天就占了便宜。这昆仑山中,十年也见不到一个外人,若突然出现三个壮汉,这老道难免要心生警惕,可其中有两个是比花解语、比玉生香的美人儿,怎么看也不像是歹人,便容易叫人接受。

    老道讶然地看了看他们,便吩咐那小道僮:“逍遥子,去把为师炒晒的野山茶换上一壶。”说罢,把大袖一拂,肃手道:“三位,请!”

    几人进了房间,便在草织的蒲团上坐了,白素上下看看老道长,啧啧地道:“你变化真大,当真一星半点都看不出来了。”

    长生子愕然道:“姑娘识得老道?“

    白素笑道:“当然识得,你在你这小徒弟一般年纪时,我曾在那边瀑布上见过你一面的。我妹妹小青当时也在,你不记得了么?“

    长生子啼笑皆非,佯怒道:“你这女娃儿,真是荒唐,老夫少年之时,那得多少年前了,世间哪有你这小女娃儿,呵呵,你们……”

    长生子抚着胡须,一边说着,目光一边在白素和小青身上扫动,话说了一半,似乎忽然想到了什么,脸上的笑容渐渐凝住。

    七十年前的少年之事,不管是人是物,纵然有些印象,记忆也早模糊了。亏得这老道久在山中居住,经历的事情实在不多,经白素一提醒,一件原本模糊的记忆忽然开始变得清晰起来。

    只是,眼前这两个少女,明明双十年华都不到……70年前?怎么可能有她们?

    这时小青才缓缓插嘴道:“长生子,你还记得那瀑布一侧长着的圆心草么?“

    小青提到圆心草,长生子的记忆一下子全想了起来,眼前这对少女分明就是他少年时见过的那对美丽女郎,这……几十年了,她们的容颜怎么可能毫无变化?难道她们竟是山中的精怪?

    长生子盘坐的身形一挺,一双大袖顿时鼓荡起来,仿佛有风自袖里吹起。老道目中湛湛,神光隐隐,觉声喝道:“你们究竟是何方精怪,竟敢来打扰老道清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