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彩票

大时代彩票 > 妈咪太小,总裁太霸道 > 第837章:没什么事就不能来坐坐了

第837章:没什么事就不能来坐坐了

作者:爱吃肉的狐狸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大时代彩票 www.zxn16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837章:没什么事就不能来坐坐了

    不管如何她是要回去的,五天,墨慎九知道了她掉入海里失踪是不是急坏了?

    墨麟夜见不到她是不是会哭鼻子啊?

    哭鼻子肯定是会的。

    如此,乔以沫回去就更急了。

    刚要转身回屋子,就看到上坡回来的男人。

    男人一看到她就开心不已,“你醒了?我还在想要不要再将郎中给请来。”

    “郎中?”乔以沫听着,古代才说的郎中吧!可见这里多落后。

    “是啊,你一直不醒,担心你的身体。”

    乔以沫看着他,长相朴实,皮肤偏黑,穿着朴素,眼睛很亮,可见老实简单。

    她问,“是你救了我么?”

    “嗯!”男人点头。

    饭烧着的妇人走了出来,“这是我的儿子,阿桑。就是他把你救回来的。”

    “多谢。”乔以沫笑着说。

    “没关系,应该的。”阿桑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这里是哪里?如果我想回去的话,怎么回去?”乔以沫问。

    “这是一片小岛,要出岛的话需要坐船离开。”阿桑说。

    “岛有名字么?”

    “没有。”

    “那你知道帝都么?我住在帝都的。”

    阿桑从来不知道岛的名字,他从小祖祖辈辈都在这里的,也不需要去别的地方,就打到鱼出岛卖鱼。

    所以不知道帝都在哪里。

    摇了摇头。

    乔以沫想,帝都都不知道,可见这里是多落后偏远了。

    关键这里还没有名字,只能先出岛再说了。

    “我想出岛,有船么?”

    “有船,但是最近会有大风,所以不能出海。”

    这乔以沫是知道的。

    她就算是没有亲身经历,看电影都知道。

    海上起大风,是非常的危险的,海浪就像是巨兽,会一口将整条船都吞噬。

    看样子,这里的人都是以打鱼为生的,说不能出海,那就肯定不能出海。

    没有人比他们更了解了。

    “那你们这里有电话么?我想打个电话。”乔以沫问。

    她不能回去,总要给家里打个电话啊,要不然他们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还以为自己死了呢!

    她不能让他们担心自己。

    “没有。”

    “电话都没有?”乔以沫错愕。

    “没有。”

    乔以沫扶额,这里到底是哪个地图上的部落啊?怎么跟落后她所在帝都一百年似的?

    帝都随便什么人,再穷那也是有手机的啊!

    怎么办?没得手机,暂时也不能出海。

    除了等,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乔以沫了解了这家人家,就母子两个人相依为命。

    这里的小岛差不多有五十几户人家,个个打渔为生。

    也不出岛,出岛就是为了卖鱼。

    就好像跟外面的世界隔间了似的。

    国家也把这里遗忘,让他们自力更生的样子。

    晚上就两个房间,所以,乔以沫只能跟老妇挤在一个房间里了。

    她主动打地铺的,老妇也随她了。

    乔以沫总不能霸占人家床,让人家睡地上吧?她可做不出来。

    乔以沫盯着头顶上的那枚闪亮的灯泡。

    是的,是灯泡。

    她都是在书上看到过的,没有真正的见过。

    有种古老的感觉。

    灯关了后,乔以沫却睡不着。

    想着她被蒲瑶杀的情景。

    那么高的地方被扔下去,居然还没死。

    真的是有幸遇到阿桑,否则她不仅死了,还会被鱼啃光,连个尸骨都找不到。

    也太惨了。

    不过,墨慎九查到是谁绑架了她,那能查到是谁将她扔下海的么?

    她有些担心墨慎九会将一切怒火迁怒在乔蝶舞的身上。

    蒲瑶那么有心计的女人,怎么那么容易就让墨慎九怀疑到她呢?那她所做的一切不都是前功尽弃了?

    所以,乔以沫觉得,墨慎九没有怀疑蒲瑶,反而让蒲瑶置身事外,说不定还要装作帮着一起寻找的样子。

    那么,如果她就这样急着回去,当着墨慎九的面去拆穿蒲瑶,她会承认么?肯定会反咬她一口。

    到时候,就算墨慎九相信她,其他人会相信么?不要到时候又落得个墨慎九滥杀无辜的罪名。

    这是她所不希望的。

    还有一个到现在还没有抓到的墨羽怀。

    留着他,始终是一种威胁。

    于是,乔以沫想出了一个办法。

    装失忆。

    只要她失忆,哪怕是回去了,蒲瑶也会对她降低防范。

    接着再去策划,将她给杀害。

    有了前车之鉴的乔以沫,肯定不会再让她如意的。

    不仅不让她如意,还要她当场被抓个正着。

    想必一定很有意思。

    反正暂时也回不去。

    他相信,等墨慎九他们找来,比她自己找回去更有说服失忆的可能。

    在第二天,乔以沫就跟阿桑母子说自己要装失忆,别让任何人知道她的脑子是清醒的。

    阿桑母子便答应了。

    乔以沫感到阿桑家里的贫困,早上的粥里面,就看到米汤,米都没有几粒。

    想要给他们钱,可是乔以沫问了阿桑,没有看到她的包。

    乔以沫想,肯定是掉入海里了。

    那就是她身无分文,出不了伙食费,还得在这里白吃。

    这不是乔以沫的风格啊。所以,就只能在家里帮着做点事情。

    剥玉米。

    就在三个人在廊下剥玉米的时候——

    “哎哟,在剥玉米呢?我家的都剥完了,要帮忙么?”

    乔以沫回头看,是个和阿桑母亲差不多的年纪,皮肤黝黑,那不停地在乔以沫身上瞟的眼神像极了刁钻的人。

    阿桑母亲说,“不用了,我们自己来就可以。”

    本来这女人也不是来帮忙的,不过是找个借口罢了,她就是来看乔以沫的。

    越看这姑娘越俊,简直就跟仙女下凡似的。

    以前乔以沫被人也盯着看过,却不像她这样,两只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乔以沫就当是没有看到,剥自己的玉米。

    阿桑虽然老实,但并不是愚蠢,“五婶,你有什么事么?”

    “没什么事就不能来坐坐了?”五婶在廊下坐下来,“瞧你这孩子,跟个榆木疙瘩似的,还问这样的话。难怪到现在都没有娶到媳妇。我跟你讲,说话做事,都要靠脑子的,知道吧?”说完了,又看向乔以沫,“这位姑娘,你是哪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