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彩票

第二百五十四章 我的

一秒记住【大时代彩票 www.zxn16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百五十四章 我的

    你若不去,他便绝不走。

    莫阿九怔怔坐在木椅之上,赵无眠已然离去了。

    她知,赵无眠此言,定不是玩笑之言 ,他总是这般固执的。

    他亦知,容陌此般,是在迫她自己自那阴影之中行出。

    可是……她会害了他的,害他承受那些诋毁之言。

    偌大的宫殿内,唯余她一人,饱腹过后,便已行入內寝休息,却莫名翻来覆去,始终不得睡意。

    容陌那番话,一遍遍自她耳畔传来,揪着人的心都随之一颤,恍若……这天下之人的流言蜚语都算不得什么了。

    可莫阿九知晓,被人指指点点的感觉,并不好,若容陌因着她承受这些,她定会……自责终生。

    此夜,终究于她一片浑浑噩噩之内,悄然而去。

    宫宴,终究在天下之人众目睽睽之下,悄然来临。

    四海列国,万朝来贺,当是大凌王朝最为盛大奢华之宫宴了。

    本是一场名门贵胄之宴,却因着容陌那番告天下之言论,变为朝堂江湖黎民百姓最为心系之宴。

    列国无一缺席,不乏有前来凑热闹之嫌或……看笑话。

    宫宴之上,红色灯笼挂满夜空,红毯扑满地面,宫人严阵以待,当真是将大凌王朝的歌舞升平衬的淋漓尽致!

    而贵为一国之君,容陌本是主人,此番宫宴,自有主人亲自坐镇前方上座。

    可等待良久,却均不见容陌身影。

    列国使臣候在宫宴上,难免交头接耳。

    “不知那皇妃可会前来?”

    “谁人知晓?这凌国君将话早已说满,传闻那皇妃早已半头华发,老态尽显,岂会现身?”

    “那凌国君此番,莫不是须得闹出笑话不成?”

    “此言万不可说与旁人……”

    那般多使臣,均在窃窃私语。

    “皇上驾到--”却在此刻,门外太监一声高叫,众人瞬间静默,扭头朝着宫宴入口望去。

    只一眼,满宴寂然。

    却见那穿着一袭明黄色龙袍之人款款而来,如脚踏莲花一般从容绮丽,眉目如画,却又不失凌厉,额间冠带随行而动,一步一步恍若仙人。

    此人,正是容陌。

    而他,只身前来。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周遭,一片山呼海啸的叫声。

    容陌却恍若未闻,径自走到上座,眸光微眯:“众爱卿平身。”

    “谢皇上。”众人致谢。

    在场之使臣,均是官场练出来的玲珑心思,岂会不知容陌只身前来是何意,看来如今封后一事,怕是另有变数。

    “陛下。”一名山羊胡的使臣上前,眉目之间尽是迂腐书生之气,“臣乃东辰国使臣,国君听闻陛下此番大宴四方,当下令下臣前往,送与陛下丝绸布匹美人儿若干,还请陛下笑纳……”

    东辰国,本就位凌国东部,民富然兵穷,素来仰仗凌国,此番献上贡品,并不意外。

    “丝绸布匹朕便收了,至于美人儿,还请大使收回。”容陌一手摩挲着龙椅,随意道着。

    “陛下……”

    “东辰国大使怎的这般小家子气!”却在此刻,一名草莽之言传来,打断那大使余下的话。

    东辰国大使本气急在心,此番被扰乱当下扭头,却望见来人之际,眉目微敛,再不言语。

    容陌眯了眯眸,此人他倒是识得,翼国使臣,本是武将,后入了文职,却不改匪气。

    “陛下,我翼国本与你凌国齐名,而过本无往来,奈何今日,我翼国皇族频频现身你凌国,边疆之处难免动了干戈,今日我王令我来探探口风,我翼国三公主对陛下早已倾心良久,二国若联姻,势必国势大增。”

    二国联姻?

    众使臣瞬间大惊,翼国本就西部霸主之国,凌国则是东南部最为富庶之国,精兵良将亦众多,若是两国联姻……

    “替朕谢过贵国三公主了。”却在此刻,容陌的声音轻描淡写,“朕已有妻,无意纳其他人。”

    “陛下这话,倒像是不将我翼国放在眼中了,”那使臣一睁圆目,“天下谁人不知,陛下唯有一名妃子,且那妃子早已色衰。”

    色衰……

    容陌本慵懒的眸,几乎立刻微眯,掩去其间光芒,终究未曾言语半分。

    “陛下,你莫怪我翼国人说话直,你且问问座上诸位,谁人不曾听闻,那妃子早已满头华发,无颜见人了?”

    “说话直?”容陌似玩味般重复了一遍此三字,而后勾唇浅笑一声,“朕怎的觉得,贵国不懂说话直与不知教养的区别?”

    “你……”那使臣神色一僵,“陛下说话未免欺人太甚,我翼国好心联姻,却遭此番折辱,陛下莫不是未曾将我翼国,将四海诸国放在眼中不成?”

    “嘶--”周遭有人倒吸一口凉气。

    “大胆!”座下,赵无眠几乎立刻起身,手中宝剑瞬出,多了几丝寒气。

    “无眠。”容陌微微摆手。

    赵无眠心有不甘,最终也只冷目将宝剑放下。

    “接着道,朕听着呢。”容陌望着那翼国使臣,道的越发随意。

    翼国使臣脸色微白,终是壮了壮胆子:“如今陛下因着一名始终未曾现身之女子,便推拒我翼国国君好意,怕不是他日便想吞并四方,独占一方霸主之位……”

    “说谁未曾现身?”却在此刻,宫宴门口,陡然一阵女声传来,声音清润的紧。

    万盏灯火之下,一名女子站在那方,一袭暗红凤袍徐徐而来,身形颀长而雍容华贵。

    头上珠钗不多,金步摇更是随之而舞,凤冠轻易夺人耳目,凤袍之上,以金线绣将着几处鸾凤,当真是从容的紧。

    而后那一抹暗红身影渐动,朝着宫宴之处徐徐而来。

    伴着头顶灯笼光火,来人样貌,越发清晰。

    人群之中,似有人轻叹一声。

    却见来人,青丝盘成发髻,置于后,尽显雍容,而额前白发,全均数散落,垂在脸颊两侧,步履微动,白发微摇,顷刻间,风情万种。

    脸颊之上,未曾浓妆艳抹,仅着了胭脂水粉,却数不尽的楚楚动人。

    众人早已被这般诡异而又莫名和谐的画面吸引了过去。

    却唯有容陌,依旧安静坐在上座,唇角笑容未落,只比方才多了一丝温柔,身侧,双手却不经意间紧攥成拳。

    她回来了。

    容陌知晓,前来之人,不是那个自卑而逃离开他的莫阿九,而是,他曾醉心于其的那个女子,莫阿九。

    “此处,也未曾有我想的那般好。”莫阿九款款而前,最终停在容陌身侧,目光自台下众人身上一扫而过。

    “那是你来之前。”容陌启唇,轻声应着。

    她来之前……

    莫阿九眉眼微眯,竟觉得……自己似被无端取悦一般。

    “听闻皇上依旧艳福不浅?”她佯装懵懂,低声问着,却足以让台下所有人听见。

    莫阿九嚣张跋扈之名,早就传至千里,她倒是不在乎,再添油加醋几笔。

    “嗯哼。”容陌未曾应,只轻哼一声。

    “东辰国进贡的美人儿如何?”莫阿九故作随和问着。

    “呵……”回应她的,不过容陌一声冷笑。

    “翼国三公主?”

    “……”此番,容陌始终未曾言语,他眯眸,紧盯着眼前女子,眉目之间尽是不屑,惹得下方翼国使臣神色万般折辱。

    “难道是哪家未出阁的绝色美人儿?”

    “否。”容陌终于开口了。

    “均不是啊,”莫阿九轻叹一声,手,轻描淡写指向自己,“这个如何?”问的当真倨傲。

    容陌神色顷刻认真下来,盯紧了她;“我的。”

    “甚,甚么?”莫阿九如何打趣,此刻终究添了一丝不敢置信。

    “我说,”容陌顺手,将她指着自己的手拿下,攥在手心,“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