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彩票

大时代彩票 > 恰似时光与你 > 第42章 你还有我

第42章 你还有我

一秒记住【大时代彩票 www.zxn16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才没有呢。”

    俩人你来我往,你侬我侬,气氛极好时,季如安来了电话。

    齐商言道:“我来接。”

    赵年年摇头,“出了这么大的事,应该是工作出问题了,我来处理吧。”

    齐商言很想说,别有压力,大不了我养你。

    可他深知佟年的脾气,他也不想剥夺她朝梦想前进的自由。

    电话接通,赵年年多少还是有些心虚的。“喂,季姐。”

    “年年,出来了?”季如安了然一切的语气。

    赵年年道:“嗯,出来了。”

    “怎么样,在里面没受欺负吧?陈大光的事,都说清楚了吗?”

    “季姐,不用客套了,是不是公司有了什么处罚?直接跟我说吧。”

    她说的通透,心里还是很紧张的,新歌发布在即,这一次的专辑是她呕心沥血准备了很久,里面十二首歌全部是她自己作词作曲,一心想要献给粉丝,献给听众的。

    只要不是新专辑发布延期,任何处罚她都能接受。

    只听季如安一声叹息,有些惋惜道:“新专辑的发行延期了,公司开了个高层会议,大家都觉得,你现在应该暂停一下音乐相关的工作,处理好自己的私生活。否则……”

    “否则怎样?”赵年年强忍着哭意,“公司想跟我解约吗?”

    季如安长叹,“年年,我尽力了。”

    赵年年差点哭出声。

    她拼搏了这么多年的事业,终究还是被秦岩给毁了。

    这时候,手机突然被抢去,齐商言接过了电话。

    “季如安是吗?”

    “麻烦转告魏南提,我们年年主动与星光娱乐解约,涉及到的所有违约资金,KK集团一力承担。另外,秦岩的事情发酵这么久,星光娱乐公关力度不够,对艺人的监督不够,导致后面的状况一发不可收拾,这期间因为公司的疏忽对年年造成的所有损失,我会列出清单,如果贵公司不肯配合,我们法院见。KK的律师团已经很久没有好好打仗了,他们手痒的很。”

    季如安头疼的很。

    KK集团旗下也有许多知名的比赛选手,许多业务和娱乐圈有重叠,加上齐商言的身份,确实很不好得罪。

    思考了十几秒,她笑道:“知道齐总您财大气粗,年年有您这个后盾,我们公司怎么敢怠慢呢。”

    齐商言眸色冷厉,“你这话什么意思?”

    “公司确实有要解约的意思,但是我并不想就这么放弃年年,我知道,年年也不是这么轻易妥协的人,所以我才会提前打这个电话。齐总,如果方便的话,能让我和年年单独谈谈吗?”

    赵年年接过电话。

    齐商言捂住了话筒,“年年,别勉强自己,你还有我。”

    事业上,赵年年是个绝对独立的人,她走到今天,没有靠任何人,都是自己努力换来的。以前是,以后也会是。

    点头道:“放心吧,我不会委屈我自己的。”

    重新接起电话。

    “喂,季姐。”

    季如安似乎正在翻着什么文件,电话里传来刷刷翻阅的声音,“年年啊,新歌是肯定发布不了了,想要挽回口碑,我们进军影视圈吧。”

    “影视圈?”

    “现在多面发展的艺人很多,我们身边有很多唱着唱着就跑去演电视剧的同行吗?你现在卡在这里,这是一个很好的转折点。如果你同意,我可以和公司高层争取一下续约的事。”

    赵年年有些担心,“我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也从来没有接触过影视剧,不会演,也没有资源,”

    “可你有我啊。”季如安打断了她的话,“资源方面交给我,经验都是靠积累的,只要肯学习,没有做不好的事。你只要告诉我你同意还是不同意。”

    赵年年其实并没有和星光继续签约走下去的意图。

    但是合约还有两个月到期,现在解约无异于是被公司踢出门外,她的口碑和商业价值都会一落千丈。

    各方利益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她想出歌,会难上加难。

    再忍两个月,到期和平解约才是重点。

    “好,我同意你的意见。”

    “那我就开始给你碰资源了,你等我电话。”

    “麻烦你了季姐。”

    “没事,转告齐总,让他也消消气。”

    挂了电话,齐商言听的是一头雾水,“季如安让你往电视剧圈发展?”

    赵年年苦涩点头,“是啊,我猜她的本意是想直接解约把我踢出去,奈何惧怕你。这样也好,反正我也没有继续和她合作的意思,先熬着吧,熬到合同时间正常到期再说。”

    齐商言心疼的很,“提前解约又能如何?我养你啊。”

    赵年年就知道他会这样说,也最害怕他听到这样的话,“齐商言,我混了这么多年,即使现在失业了,我也有钱养活我自己。可我有自己的人生理想要去实现,不单单是活下去这么简单。你能帮我震慑住公司,让他们不提前把我扫地出门,把我踩到尘埃里,已经是帮了我大忙了。”

    齐商言宠溺道:“好好好,我不再说那样的话。你自己努力,走出低谷,走上人生巅峰,拿下格莱美音乐奖,我等着你养我。”

    “好。”提起格莱美,赵年年笑容跟着飞扬。

    这是她从入行开始,就为自己树立的目标,这个目标或者永远都不会实现,可这是她负重前行的动力。

    俩人刚要拥抱,病房门就被推开,南黎辰没精打采的走进来。

    齐商言已经抱到了她,又眼看着她因为门开的声音弹跳出去,气不打一处来的怒视南黎辰,“你没长手吗?进患者的病房不知道敲门?”

    南黎辰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将出院手续往茶几上一丢。

    “赶紧收拾收拾,出院吧,不要整天在医院占用公共资源秀恩爱。”

    瞧他一脸刺猬的模样,赵年年一脸不解,嘴型问齐商言:他怎么了?

    齐商言一脸了然道:“和影吵架了吧,或许,是被影从住处轰出来了。”

    南黎辰猛地从沙发上站起身,口吻冰冷,又有些委屈道:“齐商言,影的一身功夫到底是谁教的?”

    不正面看还好,这一正面看,南黎辰的左脸有明显被拳头砸过的淤青痕迹,眼睛都跟着肿了,很是狼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