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彩票

大时代彩票 > 鬼医本色:废柴丑女要逆天 > 第一千八百九十三章 在你面前,我需要谦虚?

第一千八百九十三章 在你面前,我需要谦虚?

一秒记住【大时代彩票 www.zxn16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千八百九十三章 在你面前,我需要谦虚?

    “可以了。”

    在外衣里衣都脱完,只剩下肚兜跟亵裤之际,老大冷冷的制止了她们继续脱的动作。

    这话语一落下,两人都松了一口气。

    夜弄影暗暗跟端木雅望道:“还是你说得对,这个老大跟那个老二真的不一样。”

    端木雅望淡淡的嗯了一声。

    两人就这么穿着肚兜鞋库,任由老大大量。

    老大大量两人一会,命令道:“掌心向上摊开。”

    两人依言照做。

    两人手心空空。

    老大看着,便过去翻找她们身上的衣衫。

    两人身上的衣衫腰带上都别了一个小绣包,绣包小小的,一般做装饰用,老大之前也没太在意,现下心思一转,将两人身上的小绣包给拿了起来。

    仔细一看,却发现里面居然大有乾坤。

    是一个绣包外形的乾坤袋。

    他眸子一眯,往里掏了掏。

    然后,从端木雅望的绣包里掏出了两三套衣衫,一头银色的长发,还有半个面具,一个水袋,还有好几种药材,还有一副银针,还有六七瓶小小的药瓶。

    夜弄影的小绣包里面东西要复杂许多,光是衣衫就十来套,胭脂水粉也有,还有专门用来易容的塑皮泥,当然,药材种类更多,小药瓶也更多,老大数一下,至少有十来瓶,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小刀子小镊子,还有两副银针,也有小水袋,食盒什么的都有,满满当当的塞了很多东西。

    老大看着绣包里的东西,问:“这里便是你们身上所有的东西?”

    “不是。”

    端木雅望平静道:“房间里还放了两瓶伤药。”

    她这话一落下,另外一侧她们房间的方向,就传来了老二无聊至极的声音:“老大,这房间里除了两瓶药之外,什么都没有啊!”

    老大抿唇,眯眸睨着乖巧垂着头的两人:“你们远渡而来,身上不可能只有这些东西。”

    “当然不止。”

    端木雅望老实道:“我们二人实力一般,更多的东西还在我另外一个朋友身上。”

    “朋友?”老大凝眸一想,“那个被我打败的人?”

    “对。”

    老大淡淡道:“他实力确实不错。”

    端木雅望:“还不是败在您手上?”

    “你不必奉承我。”老大声音很冷,睨着她道:“我知道他不可能没死,你也知道他没死,所以你们从来就没有担心过他。我也在想,当初是我疏忽了,我应该连他跟那个小孩都一并带回来才是。”

    端木雅望沉默不语。

    “不过,现在我有这个觉悟也不迟。”老大淡淡道:“毕竟,这里也算是我的地盘,只要他们还活着,想要找一大一小的两个人,还是很容易的。”

    端木雅望抿唇,脸色紧绷着,反问:“老大,您说了这么多,做了这么多,可否请告知真正原因?”

    老大将手上的衣衫扔回去给她们,冷冷道:“穿上。”

    两人巴不得穿回衣服,衣衫拿到手,都开始穿了起来。

    老大只是将衣服给回了她们,两个绣包却是躺在了他的手心,他一边把玩着那两个绣包,一边在桌子旁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抿了两口才问:“大旭的毒,是你下的吧?”

    端木雅望穿衣动作一顿,“没错,是我。不过,我只是做了一个诱因,并没有下毒。”

    “没下毒?”

    “我只是用银针堵塞了他几个穴位,改变了他体内血液和脉动,让他体内的毒素没有抗体抵抗,让毒素扩张罢了。”

    老大问:“你们不过路过,他摸一下你,你就知道他身体状况了?”

    “望问切问,虽然我看不见,也不曾开口问他什么,但是,他身上的气息我是闻得很清楚的。”端木雅望波澜不惊的回答:“况且,他摸我的时候,我也是碰到了他的脉搏的。”

    “啪啪啪!”

    老大放下杯子,鼓起了掌,“看来,你还真的没说谎,你的医术果真厉害,甚至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了。”

    “出神入化不敢当。”端木雅望很平静,“不过,这一年来我闯荡各方,还没碰到比我更厉害的人就是了。”

    夜弄影没忍住:“你不懂得谦虚一点?”

    “在你面前,我需要谦虚?你可别忘了,你也是我的手下败将。”

    夜弄影轻哼了一声。

    端木雅望:“输了不承认?”

    “我能不认么?”夜弄影摊手,“虽然你这么说,会让我不爽,不过你说得也确实是事实。”

    两人说话,老大就这么让两人说,并没有打断的意思。

    不过,两人也知道适可而止,很快便安静了下来。

    老大这个时候才看向端木雅望,道:“既然你如此厉害,不如说说你对我的判断?”

    端木雅望问:“老大指的的什么?”

    老大轻点着桌面,道:“我身上的疾病。”

    端木雅望沉吟一下,“老大真要我说?”

    “说。”

    “好。”

    端木雅望点点头,一边将手上的布条重新覆上眼睛,一边道:“老大您应该是没了双腿的,双腿从膝盖往下被全部截断。除此之外,您左手只有四根手指,您畏寒,应该身患寒疾,肺部曾受过伤。”

    “你真的是瞎子?”

    这话不是老大说的,而是从她们房间出来的老二,他将端木雅望说的话一字不落的听了个遍,用一种难以明装的表情盯着摆弄着布条的端木雅望,眼底盈满了不敢置信。

    布条弄好,端木雅望放下手臂,淡淡道:“我暂时只能猜测这些,更细的需要号脉才能清楚。不知刚才我说的,是否有错之处?”

    这话没有人回答他,老二看看自家老大,见他脸色平静,便问端木雅望:“你看不见,老大的腿还有手指的事情,你是如何猜测出来的?”

    “声音,还有习惯。”

    老二拧起了眉:“什么意思?”

    端木雅望还没来得及回答,夜弄影就率先也发起了自己的疑问:“我就猜测过腿部不寻常、肺部估计受过伤罢了,手指和寒疾这个还从来未曾猜到过,你是如何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