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彩票

大时代彩票 > 王牌绝宠:总裁晚上见 > 第2784章,冽善被人欺

第2784章,冽善被人欺

一秒记住【大时代彩票 www.zxn16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凌冽认真瞧着地图。

    寨诺国王下跪的匆忙,他回来的也匆忙,根本还没来得及细细想这件事情,倾慕就来了。

    以至于倾慕抢在他前头,把一切搞明白了。

    虽然省心省力,却也焦急,因为凌冽不是很愿意让倾慕参与。

    他知道倾慕血气方刚的,形式原则肯定比较强硬。

    而君无邪也算是洛天凌特别爱护、呵护、保护的晚辈了,而凌冽内心是非常孝顺的。

    他忖了忖,望着倾慕笑着问:“那这样,我把这些情况告诉君无邪,让君无邪收了寨诺,拿走天然气,但是帮我们把莫邪的窟窿堵上。”

    倾慕整个人石化了。

    他呆了两秒,俯首在凌冽额头上摸了一下:“没发烧呀!”

    凌冽拍开他的手:“我是君,你得听我的,这件事情就这么办!”

    倾慕摇头:“不可能!”

    凌冽:“既能拯救莫邪如今的局势,又能防止清雅做吞并强大之势,何乐而不为?”

    倾慕冷着脸:“君无邪不是傻子!

    你把莫邪的事情告诉他,你以为他会平白无故帮你?

    他凭什么帮你?

    因为你曾经是凌元的养子?

    别傻了,他连凌元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我相信君无邪不会为难我们,毕竟我们有苏绮!

    而且,我们是一家人,本就是亲上加亲!

    难道不是?

    倾慕,不是我说你,你干嘛不管什么事情都先想到利益?”

    倾慕无语道:“我是将宁国的利益扩大到最大化,难道不对?

    我是储君,我不为宁国考虑,难不成我西渺考虑?

    西渺是我爹?”

    “你胡说八道什么?”凌冽站起身,一米九二的身高瞬间将一米八八的倾慕秒成小矮人:“君无邪是我们的亲人,他看上了,他付出了,他对那块蛋糕势在必得,你半路去截胡,合适吗?

    太伤感情了!

    而且你的也说了,你不想清雅借机得逞,甚至想到了拯救莫邪的方法。

    那么,我们跟君无邪商量着来,都是一家人,有什么不能商量的?

    商量好了,他拿走他的寨诺,帮我们把莫邪填了,我们还是亲戚,皆大欢喜,难道不好吗?”

    倾慕:“不好!”

    凌冽:“你回去!这件事情不需要你再插手!”

    倾慕气的转身就走:“明天开始你自己管这乱七八糟的一堆事情,我休假!”

    砰!

    房门被倾慕用力摔了一下!

    凌冽的书房房门,估计也只有倾慕敢摔了!

    云轩在外面直接傻眼,胆战心惊地追上去,小声问:“殿下,殿下怎么了?”

    倾慕冷着脸:“谁还没个脾气!”

    然后,倾慕直接进了套房,不再出来。

    楼下大厅里,倾羽紧张地望着楼上:“太子哥哥是不是跟父皇吵架了?”

    慕天星因为知道倾慕跟凌冽谈事情,所以在下面待着。

    刚好陪女儿,也抱抱小孙子。

    她一脸懵逼:“不知道呀。”

    倪夕玥小声道:“天星啊,你别急着上去,小冽肯定遇上头疼的事情了,让他自己待会儿。”

    其实,倪夕玥也是怕慕天星这会儿上去,凌冽脾气不好,反倒让慕天星受了委屈。

    慕天星点点头:“嗯,我知道的。”

    而书房里。

    凌冽亲自给君无邪打电话。

    两人聊了二十多分钟,君无邪已经将情况彻底搞懂了。

    凌冽便道:“所以,我也想做个中间人,帮寨诺国王说句话。”

    “保护古迹跟建立民族文化村,这都不难,可以。”君无邪温声道:“寨诺国王也是找对人了,明知道我们两国是联姻关系,自家人,还跟皇兄下跪,实在是有眼光。”

    凌冽温声道:“我明白你对于寨诺付出了不少。”

    “说实话,当初倾慕给我来电话,告诉我君无殇的真实身份,以及他有可能在北月。

    我就一直在看世界地图,我就一直在想吞并寨诺的事情。

    我本意很简单,就是遏制北月的发展。

    只是,天然气资源我是真的不知道,莫邪下面的窟窿我也不知道。

    这还要多谢皇兄提醒我了。

    皇兄还真是宅心仁厚啊!”

    凌冽听着,心里渐渐放心了,便笑着道:“所以,我现在就是想请你在开发天然气的时候……”

    君无邪:“顺便神不知鬼不觉从海底运作,把莫邪的窟窿补上,不让人察觉,对吧?”

    凌冽:“对,因为寨诺的地理位置,最方便,也最接近莫邪的短板之处。”

    “哈哈哈,皇兄还真是对无邪信任有加,竟然连自己国土重要省份的生死关键坦然告知,真是让无邪万分感动。”

    君无邪说完,话锋一转,又道:“不过,皇兄的信任与好意,无邪心领了,也真心感激。

    只是既然现在关系到莫邪的生死存亡,这件事情我们就不能这么谈了。

    皇兄,海底工程可不是一笔小费用。”

    凌冽早有心理准备,笑着道:“我们可以用我们国家自己的工程队,自己操作,只要你到时候予以放行就可以。”

    君无邪:“不不不,我的意思是,工程需要的各项款项,皇兄宅心仁厚,自然不会亏待我。

    但是,若要我点头答应帮忙,皇兄也该给我些餐前甜点尝尝吧?”

    凌冽笑了,缓声道:“倾慕让我不要告诉你,我坚持相信你不是一个贪婪的人。”

    “不不不,”君无邪又懒洋洋地道:“此一时比一次,皇兄应该听倾慕的话,不要告诉我。

    既然告诉了我,我便没有不为自己、为西渺多多牟利的理由。

    我可以全权负责填补莫邪的窟窿,任何事情不要皇兄操心,但是,皇兄能否许我歆羡大桥呢?”

    凌冽面色一沉:“无邪,我将你当家人。”

    君无邪认真道:“是,家人才开口要桥呢,不是家人的话,莫邪的秘密到不了明天,就会被全世界知道。”

    凌冽:“……”

    君无邪:“我给皇兄一晚上时间考虑。”

    通话结束。

    凌冽在书房静坐半晌,摁了铃,让云轩叫倾慕过来。

    等了十五分钟。

    云轩战战兢兢、快哭了地进来:“陛下,殿下说,这是太子宫,请您明日搬回寝宫去。 还有就是,他以后什么都不管了,请您不管什么事,别找他商量。”